正负电荷

只吃he。

【言白许周】月饼当然是甜的好啊!

内心活动丰富的白警官有√

ooc有√

是个一千多字的小甜饼!

(不,其实是沙雕文)

      自从和人民競警競察交往之后,李泽言一度怀疑整个警局是不是只剩白起一个特勤了。

      平时没有什么空闲也就算了,毕竟兢兢业业的公务员,跟总裁的下班时间不重合很正常。但是为什么连周末双休都不能保证,为什么周末白起永远在值班。

      李总裁对恋与市的警局值班安排产生了莫大的好奇。

      但是他很快就不好奇了,因为他知道了有一种情况叫做紧急情况,为什么白起的手机永不静音,因为有一种电话叫做紧急电话。

      那天晚上,月色皎好,铺上凌乱的床,想要窥探的空间里充满了粗重的喘息和压抑的呻競吟。李泽言的额汗滴在白起的锁骨上,白警官眼角发红,渐入佳境,千钧一发。

      然后白起的手机响了。

      五分钟后,白警官已经穿戴整齐,从公寓窗口急急忙忙的飞了出去,手里还拿着那个正在紧急来电的手机。

      衣衫不整的李泽言坐在床上,望着白起飞走的窗口,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油然升起一股被拔競屌无情的无可言喻感。

 

      但是今天,中秋佳节,不知道是不是可能出现的罪犯忽然回心转意回头是岸,白起总算得了一天假,可以瘫在家里和李泽言白日宣競淫。

    “……为什么是白日宣淫?”白起还没瘫完,就看到人影压过来。

    “……你不愿意?”绝对不会说是感觉晚上又会出岔子的。

    “也没有……”白起象征性地欲拒还迎一下,就仰头接下的李泽言垂下的吻,细细密密,流连在嘴角,白起被这像猫科动物撒娇一般的亲法逗着了,缩了一下想笑,却忽然被人掰住下巴,他从善如流的张开了唇——

    “叮咚!”

      李泽言:“……。”

      白起:“……?”

      李泽言满眼都是“你不是说没人来找你吗”,白起一脸“为什么一定是来找我的说不定是找你的呢”

      对脸懵逼。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摁门铃的人见里面没反应,摁得越发起劲。

      相看无奈,李泽言脸都黑了,白起心疼了门外的人一秒,然后爬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一看,一只愁眉苦脸的周棋洛蔫不拉几地站在门外。

 

      还好没让李泽言来开门。

 

      周棋洛蔫不拉几的样子不常见,就算真的蔫不拉几了,多半也是因为今天买的薯片里没有想要的英雄卡这种鸡皮蒜毛的事。

      白起领着周棋洛进来,有心事的大明星见到面色不善的总裁居然没有什么大反应,自觉找了个地坐了下来,要不是嘴角弧度皮撇出了一点委屈,整个人就像进入了贤者时间。

      白警官直觉敏锐,这次好像真的出了什么大事。

      于是也顾不上还心情不悦的李泽言,白起坐过去,打算问问到底怎么了的时候,周棋洛幽幽地开口了:

    “为什么许墨他……”

    “他怎么了?”白起下意识追问。

    “他太过分了!”周棋洛忽然一拍大腿,咬牙切齿,终于有了点生龙活虎的样子。

    “……他怎么过分了?”白起揉了揉被拍错的大腿,见周棋洛又有“拍腿而起”的趋势,连忙把他爪子摁回去,不想却被一把抓住,周大演员泫然欲泣:

    “他不爱我了!”

      白起:“……啊?”

      好好两口子,不应该床头打架床尾和吗?(起码他和李泽言就是)

      感觉被当成居委会的白警官内心活动还丰富,周棋洛已经絮絮叨叨地说下去了:

    “我本来以为,这件事,干一炮就可以解决了,如果不行……”

    “就两炮。”李泽言冷眼旁观,视线钉在两人相握(?)的手上。

      周棋洛疯狂点头:“我本来也是这么以为的!”

      不好。白起终于觉出一丝危机,周棋洛和许墨交往不足一年,现在有了感情问题,其实是正常的。但是如果处理不好的话,难说会不会出现情感裂缝。

      关心后辈的白警官陷入沉思,脑内闪过千万种和好办法。就他而言,他在感情上一向奉行“出了问题不伤及原则就退步”的行事方式,简而言之就是“求同存异”。

      所以说是不能共存的异处吗……等等。

      白起灵光一闪,所以到底是什么事情。

      竟然能让昔日情侣反目成仇(?)

      竟然能让执着教授为此变心(?)

      竟然能让周棋洛蔫不拉几。

      千呼万唤始出来。

      周棋洛流着泪控诉:“许墨他竟然!”

    

      “爱吃咸月饼!!!!!”

 

 

 

 

 

 

 

 

 

 

 

 

 

 





 

 

然后周棋洛被李泽言丢了出去。

———————————————————————————————————————

感觉洛洛肯定是甜月饼派的啊!!

很久没更文了混更一下嘿嘿嘿,大家中秋快乐呀!!

所以。到底为什么一个好好的恋爱游戏要虐成这样啊?!!!!!!!!!!!!!!!!!!!!!
我不选!我不要离开洛洛!为什么你们都不再笑了啊!!!!
我艹光是看个pv就要哭死了!恋与你就不能傻白甜一下吗!dz我看你怎么甜回来!💢💢💢💢💢💢💢💢

…真的是不好意思…之前说好放假就更的…结果一个多星期都飞到重庆去学习了…接下来就是高三,八月份就开学了还基本没有假放x我又是寄宿生,学校也不给带手机_(:з」∠)_
而剩下的这几天里面真的写不出什么正常的东西,所以也没有更x
不过一定会填坑的|・ω・`)!!

【许周】无处可逃  上
靠。被秒屏。
师生。
tiao蛋play有。强制爱有。对未成年fan zui有。
写给可爱的蘑菇!祝她天天开心努力更文!

本来想一发完结的结果扯了好多…下部分等我考完试回来再更√

哎哟忍不住磕唠。
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受不断强调自己是攻的文。怎么说呢感觉很微妙,即使是我不吃逆的cp我也受不了受强调自己是攻的剧情。
大概就是对这个梗已经被玩烂了的厌恶,总有种大家在看受笑话的感觉。

【许周】周棋洛总是觉得自己的男朋友很帅(上)

是一个小甜饼√
架空设定,两人都是普通人,没有超能力的险恶所以两人性格大概会比原著软(???)
就是老夫老夫普通的一天x






周棋洛下楼的时候,许墨正在给面包抹酱。

烤得松脆的吐司乖巧的躺在盘子里,边缘翘起来一点焦黄,果味的配酱被均匀地抹在上面,偶尔还用刀身拭压,力度却轻巧得不留印记。

周棋洛看着许墨游刃有余地料理两人的早餐,觉得自己的男朋友真的太帅了。

夸奖的话用不着吝啬,周棋洛扯直了T恤,弯腰凑过去,露一半脸侧着看许墨,眼睛亮晶晶的,嘴角弧度都张扬:“许教授真是——”

许墨看着光洒过来,不觉好笑,停下动作好整以暇地看着人,等着他说要下文。

“是——”周棋洛本来想说贤惠,但是那双桃花眼一看向他,旁边就跑出来一只丘比特,弯弓搭箭对准他,箭尖寒光凌厉。

“是……”背后一寒,周棋洛不自觉扶扶自己的腰,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求生欲,使他灵机一动脱口而出:“善良啊!!”

许墨:“…………嗯?”

“对、对!就是善良!”周棋洛连忙拖过一份面包吃起来,“只有许教授这么善良的人才会给晚起的人弄早餐!”

许墨看着那个晚起的人狼吞虎咽,面包塞了一嘴,脸颊都鼓起来一块,嚼动的样子活像只仓鼠,嘴角沾了一点果酱,许墨提醒了一遍,那人眨眨圆溜的双眼,手背随意擦擦就算。

结果当然是没擦到,方向都不是一边。

许墨无奈地伸手过去,食指屈起来把污渍利落地勾掉了。察觉到这点的周棋洛忽然开始疯狂眨眼,嘴里还在努力地吞咽。

虽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许墨还是轻轻敲了一下恋人的头。

“慢点吃。”

周棋洛又开始疯狂点头,好不容易才把嘴里空出来,他又凑过去重申一句:“谢谢你啊,许教授——”

这时候还玩什么情趣。许墨心下好笑,抬起手又装作要敲他,周棋洛面上闪过一丝惊吓,转瞬又变成了小孩脾气,他把头往许墨方向伸了伸,一副“你打啊打了我就要生气啦”的赌气模样。

好吧,这下是真的没办法了。

许墨放下刀叉,手拢住人脑后压过来,唇齿相触,对方湛蓝的眼眸里泛起海浪,星星点点的波光撒在里面,许墨感受到应允,便往更深里探去,唇舌交缠,上颚被恶意刮弄,痒麻的感觉让周棋洛本能地挣扎,手才刚刚抵上许墨的肩头就被制住,摁在后脑的手微微用力,津液在摩擦间漏出嘴角,夹杂着周棋洛些许意义不明的呜咽。而甜脆的吐司融上果酱,甜到发腻的味道让许墨不适,但此时他绝做不到放开面前这个人。

再这样下去,温馨的早餐时光就要变成白日宣淫了!周棋洛脑子里警铃呜呜作响,手上禁不住用力,在换气的间隙猛地推开许墨。

“停停停!!”周棋洛双手比了个stop,腿还有点发软,“今天说好要去采购的,许教授你留条活路!”

周棋洛眼神无比诚恳,他相信自己一定传达出了“去采购很重要”的信息。

…因为真的很重要!他的零食已经没有库存了!

亲前亲后都是一派风度的许教授看着周棋洛充满爱的眼神,明知里面装的都是零食,最后却轻笑一声,点点头答应了。

他一定不知道自己还未褪去淡红的眼角和仍沾着水光的薄唇是多么诱人。

等到了超市,周棋洛面对着琳琅满目的货架,反而陷入了沉思。许墨推着购物车跟在旁边,也打量起货架来。

半响,周棋洛突然开口,“许墨。”

“嗯?”

“你男朋友如果想每个牌子每个味道都来一包…”

“那他日后肯定会哭的。”

“?!”周棋洛猛地转头看向许墨,表情不可思议,“你你你…”居然想用这种黄暴的方法来阻止我!!

许墨笑眯眯地回看周棋洛,也不知道前两次发觉自己胖了三斤就总是想着痛改前非的是谁。

周棋洛看到许墨笑得跟只狐狸似的,伸向货架的手微微颤抖,心想果然是斯文败类啊,开起黄腔来面不改色的。周棋洛有点怂,呆在那里也不知拿还是不拿好。

这是想起了以前胖三斤的事例?周棋洛的表情阴晴不定,许墨思量了一下,还是替他拿起一包。

“最多这个数。”许墨拿薯片的手比了个一,另外一只比了个零。

周棋洛心领会神,经过刚刚许墨的黄色威胁,已然不敢再讨价还价,飞快地抓了几包就塞车里,推着购物车就跑到下一个货架去了。

“……?”许墨手里还抓着一包没来得及放下去,看到周棋洛火烧屁股般的架势,不明所以。

待到凑过去一看,才发现周棋洛挑的都是些许墨不爱吃的。

恋人的坏心眼总是体现在无法想象的地方,许墨把手里薯片放进车里,抬手捏了捏人的脸,光滑的皮肤手感很好,要不是它的主人嘴角已经表露出不满,许墨肯定要再捏多几下的。

“怎么都买这些味道?”

周棋洛把蹂躏自己帅脸的手握在手里,扭头在人手背上吧唧一口,倒是理直气壮:“你要想买,得另外算。”

这还分起你我来了。许墨对这幼稚的小脾气不置可否,自己转身就回去多拿几包,临走前还捋了一把周棋洛的头发,发顶翘起来几根,都被许墨抚平下去。

周棋洛看着许墨的背影,挠了挠头。许教授自己大概不知道,刚才摸头时的眼神里夹杂着多少笑意,和平时礼节性的笑容不同,哪里不同呢?好像是嘴角弧度又高了,眼角都揽不住他想亲过来的念头。周棋洛又词穷地想了想,最后只能得出结论:许墨刚刚笑起来比平时帅多了。



tbc

每次打开许周的tag都是:
许周今天有粮了吗。
没有。

…好饿啊!!!!!!自割腿肉一点也不好吃呜呜呜呜求投喂啊呜呜呜呜呜qaq!!!

…真的会更x
乐观想想,我现在发了就是个小短篇,过阵子发就是个连载了啊!(你干嘛)

【许周】恶趣味 1

是打脸欠下的产物,一篇看了就会萎的假车。
不知道会不会被吞。吞了也好,说不定过几天就删。
人物巨型ooc!
————————————————————————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43026494026098&jumpfrom=weibocom

链接走评论。
————————tbc——————————
不催不更!(你干嘛)
假装自己日更三千^q^

求文(占tag致歉)

ummm请问有什么好看的abo设定的文嘛_(:з」∠)_求推荐w

已经穷了。但是老师们很可爱!!很开心!!!

吠•2018:

与希梦 @一个假人 在妖都only一天的收获!还没摆全😇
超开心了!见到了好多好多帅气的安安雷雷,还有老师们都超可爱!!!但是我太怂了都不能好好说话了😭😭😭

2017的最后一天,我贫穷得十分高兴。
来年也会继续拖更的👌←真的超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