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负电荷

只吃he。

【索夜】至前

Just一个失败的命题作文。(当然原命题并不是现在这个)

破罐破摔系列。

HE_(:з」∠)_

#为什么这个烦烦一点都不话唠#

#小学生文笔#

#毫无逻辑可言#

#私设一堆#

——————————————————————————————

“咯,给你。”

年轻的剑圣破天荒的没有多说什么,将一块泛着莹蓝的晶石递到术士面前。

“这是……?”忙活了一天的术士精神有些疲惫,处在光线不足的房间里一时间辨别不能。

“看看看什么?!”剑圣感觉到对方投过来的目光,脸上神情促狭:“这是‘托帕石’知道吗,象征着纯洁美好的——”

“的友谊。”术士接过玉石,眉眼间带上些许笑意,“‘友谊之石’。夜雨很用心嘛。”这可是在大陆的另一头才有的东西,现在世界形式危急,也不知道他上哪找着这么一块。

“我听景熙他们说有灵性的东西可以帮助术士……”夜雨撇撇嘴,不自觉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金黄色的发型瞬间就乱了,夜雨又用手捋了捋,乱的他心烦。

这是他们面对“棋局”的第六天了,面对这一场要命的博弈,蓝雨可以说是落尽下风。

流云失踪、城区暴乱、魔兽异动,面对这些他们所能做的却只有一个字,等。

藏在暗处的敌人不会放纵我们无所事事,索克这么对他说,我们只能等他们有所行动,才能抓住顺藤摸瓜的那条藤蔓。

哦。蓝雨的大将夜雨声烦表示理解,然后和他的上司索克萨尔大吵一顿摔门而去。

昏黄的灯光下,夜雨一直站着也无聊,他用指甲抠着索克桌上的旧漆,目光四处乱转就是不看眼前的术士。

之前和他吵的的人是自己,现在主动来送东西和好的人也是自己,这人怎么一点特别的反应都没有呢。

也就你能沉得住气,夜雨赌气的想。

索克萨尔看着那人脸上郁闷,颊线上染了灯光的暖色,柔和的不似之前针锋相对的锐利,不觉好笑。

笑笑笑,笑个屁!

夜雨正心思烦绪,眼前又见术士笑,懊恼的想狗带。

早知道不来了,啥话都没说就会笑笑笑,你光笑鬼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我跟无浪一样会读心术吗靠靠靠靠本剑圣好不容易拉下脸跑来跟你道歉你就给我看这个?还有那石头多贵啊我被君莫笑那个心脏坑了好多稀有材料呢你都不问问它从哪来的?!!

夜雨冷漠脸。

心里阴郁的弹幕一条条,吐出的话却很简短:

“我走了。”

说完,他决断的转过身,向门走去,而他知道他的上司绝不会开口挽留。

“夜雨,”索克清清浅浅的声音浮散在暗光里,夜雨一手抓上了门把手,之前因抠桌子而留在指甲缝里的木漆疙的他难受。

“再耐心等一会。”

“哦。”夜雨回答,不再迟疑的狠力拉开门,也不管门把受痛发出的呻吟声,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真是个急性子……

索克萨尔摩挲着手中的晶石,眼底还残存着夜雨的背影。

他一定以为自己还没有发现吧?

发着莹光的晶石将索克的瞳孔映成湛蓝,微弱的光掩盖了它本来的颜色。

倒是聪明,会用敷色咒语。

索克萨尔默默想,将晶石放在眼前,透过了那盏小灯,他看不出来晶石原来的色彩,也没有念解除的咒语,他看了一会儿,把它拿下来,放进了一旁的抽屉,晶石受到结界的干扰,光芒消下去的瞬间就被黑暗侵染,浸得暗红。

有些东西何必通过一块石头来透露呢?索克萨尔这么想着,调亮了灯,光涉进房间的范围猛然增大,却始终照不到门。

再等一下就好了,等到这次的风乱平安过去之后,我会告诉你——

我想和你说的话,与你是一样的。

fin.

没了_(:з」∠)_。
(其实烦烦拿来的那块石头是红宝石XD)
来自百度百科:红宝石代表热情似火,爱情的美好,永恒和坚贞。(最后一个不用理它【wait】)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