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负电荷

只吃he。

【信云】熬夜

学生的两位_(:з」∠)_√
啊深夜肝(wan)作(qin)业(qin)的信信和云云^q^!
设定两个人已经在一起啦!
不是梗吧??(终于)一个很短跟辣鸡的文:P
————————————————————————
待韩信从图书馆回来时,赵云还在开着电脑修改论文。他把一堆资料书搭在赵云桌上,转身便去冰箱里找东西吃。
然而打开冰箱门,里面空空如也。
“赵云!”韩信回头吼了一声。“我前天买的啤酒呢?!”
“喝了。”赵云头也不回,眯着眼睛看电脑,手上敲击键盘的动作哒哒哒哒不曾停。
赵云?喝酒??
韩信一把关上冰箱门,走到人身后:“有别人来过?”
赵云现在满心是论文里的七七八八,对于韩信的质问几乎充耳不闻的应允。
韩信听着对方话里的敷衍,并未做声,只是淡淡的坐下来,看着人的背影发呆。
晚上的网理应很好,可是赵云莫名的觉得烦躁,手指加快动作的敲打,窗外的蝉鸣穿透合上的玻璃,在空调的运作声中仍一下下的撩在赵云心里。
“啧。”赵云按下保存,猛地将笔记本电脑合上,皱着眉回头。
忽然移到暗处的眼睛还不能适应,借着电脑残留的光根本看不清楚什么,赵云却一把抓住了韩信的手,另一只手准确的碰到了近在眼前的脸。
“偷亲?”赵云顺着人脸颊摸上唇线,微微摩挲了下人的下唇,忽然感到手指一痛。
“咬什么,小孩子吗?”赵云这么说着,手上倒是没使劲,任人咬着。
黑暗中韩信的脸渐渐清晰,用牙齿对付自己的样子也看得到,赵云将脸上的燥热隐在夜中,明知对方也看得一清二楚,却没有选择松开。
韩信似乎还不满意,后果就是赵云的手指上一片湿漉——“舔什么…”韩信将手与赵云十指相扣,另外一只抓住了人的手指,竟是不让人逃。
“明天…还要上早课的。”赵云忍住手指上传来的酥麻,出声提醒道,谁知那人并没有停下,只是吐出手指,扣着的手将赵云拉近,韩信扶着人脑后,迎着嘴亲去。
赵云此时脑子有点昏沉,本来早就过去的酒劲竟然再度缠了上来,麻木了赵云的神经,无力从韩信的吻随着血液遍布全身,他笨拙的调动舌头想回应,青涩得像回到了当初和韩信的第一个亲吻。
“嘶…”温存的亲吻突然被打破,赵云舔舔下唇上被咬出的伤口,伸手想碰却才想起被人扣着。
“说”韩信头抵着他,眼睛直直盯着赵云,声音沉下来,有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那人是谁?”
噗。赵云没忍住笑了出来。惹得对方更是一把火起,反身就把赵云压在地板上,黑影的靠近带不来一丝惧意。
“你说不说——”
“没有”
“啊?”
“我说”赵云也起身去咬了口人嘴唇“没人来过,我喝的,还有——你刚刚真的没喝?”
韩信诡异的沉默了一会。
他想想刚刚有点幼稚的行为,一本正经的对赵云道:“睡觉。”

End
————————————————————————
没了…_(:з」∠)_其实想写逗比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写出了这:P
熬夜的我_(:з」∠)_

评论(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