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负电荷

只吃he。

【酒鱼】一十

有狄芳,邦良,信云一句话出没。避雷注意_(:з」∠)_
这是个…唔…写死我的故事…全是流水账_(:з」∠)_
统统he!he!
————————————————————————
1
庄周看着灰蒙蒙的天,拿出了抽屉里的伞,伞上束带上的扣纽隐隐的花纹反射出百折的光。
“哎,庄周——”隔壁的李白忽然出声喊他,庄周转头应他。
“我没带伞,能不能借我把?”李白瞄了瞄他手上的伞,而庄周毫不犹豫:“不行。”
随后又觉得似乎不妥,庄周补充道:“我只有一把,你不是有车吗?”
“今天没开”李白摊手“你家近的话你先回家然后把伞给我?”
这么一来似乎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因为庄周家的确离这很近…
“好吧…”庄周抓抓头发,将为难压了下去。
像李白虽然生性随便,但如果让他好好保管…

雨幕中庄周迎着暗色打开了伞,黑色的。莫名不称他,李白想。
他走进伞底,庄周看了看他的身高,把伞举高了点。

“不是巧合,并不是想要伞”

2
庄周从梦中惊醒,他看了看周围,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趴在柜台上睡着了。
店里空荡荡的,外面暗下来,庄周看看时间,发现是要下雨。他愣了愣,便赶紧冲出去把放在外面的花搬进来。
“要不要我帮忙?”
庄周正费力的拖着其中一盆,循声便抬头,一个棕发的陌生男子笑着看他。
“你是…?”不会是暗恋我的吧??
“刚刚我想买花”男子一把抱起略重的花盆“进来却看到老板在睡觉”
“啊我…”庄周愣了愣,偏过头不好意思看人。
男子忍俊不禁:“看到老板这么可爱,我只好留下来帮他看店了?”
庄周听罢一下子转过头来:果然是暗恋我的???
“你是个好人”庄周沉重的说,虽然不得不承认这人好帅。“啊那盆就送你好了!”
“?”李白看看自己刚刚抱起的何果宇,歪头想想,笑道:“倒也挺适合我的”
那就好,庄周舒了口气。却不想面前人放下花盆,走到自己跟前。
“可是我觉得店主更适合我”李白直直盯着呆愣的人,问:“怎么办?”

“要玫瑰吗?”

3
“庄周!开门啊庄周!”
李白撩开额前湿透的发丝,手里拿着篮球,正不厌其烦的拍着宿舍的门。
一定又睡着了…李白摸摸口袋,拿出手机给人打电话。
“喂…”带着懒惰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到李白耳朵里来,李白用力的握了握手机,道:“别睡了,快开门”
不多时庄周终于打开了里门,穿着鱼纹睡衣打了个哈欠。
大白天的睡什么觉…
李白拍拍外门,道:“开门啊?”
只打开一扇门的人靠在门框上:“李白”
“恩?”
“我有起床气”
“…先放我进去我快热死了”
“不放——”
庄周说完,竟还朝他恶劣的笑了笑。
李白想骂人。
“我觉得你还是赶紧放我进去好”李白凑近门,眯了眯瑰蓝的眼睛“不然后果自负”

“隔着门,我亲不到你。”

4
军帐内歌舞升华,酒筹交错,李白坐在上位,正笑着揽着一位舞妓的腰,举酒与周围的将士谈笑。
琴声不绝,弹的曲却暗韵悲伤,奏和的音律一直响到有人出声断拒:“别弹了!吵死了!”
说罢那位暴躁的将军就伸手丢去一个酒坛,瓷做的坛身破碎在地上,溅起的碎片和液体染了人半身,琴师闻言不语,只是默默护好自己的琴。
有人的目光被吸引过来,靠近了人想占便宜。李白淡然的看着,随口饮下了一杯酒。
琴师被人拉扯,抬头却只直直望向李白。
淡黄的眸子说不清是什么,总之很快又低下头去,抱着自己的琴随人出去。
怀里的美人忽然一下就变得无有吸引了,李白乏味的松开人,放下酒杯,鬼使神差的站了起来。
“众位将军吃好喝好,李某先行告退”

处理完好色的目标后,庄周恶嫌的甩了甩沾到血的衣袖,红色的琴弦被丢在一边,庄周从琴中拿出一套夜行衣,正待换上,却忽然感到颈上一丝凉意。
“琴师先生真是好雅致。”
正经的话语配上不正经的语气,庄周回头看了看人,笑道:“李将军才是好雅致。”
“稷下庄周?”
闻言庄周眼神忽然变得锐利,而面前人却将剑收了回去。

“久仰大名”

5
“我该怎么办…”李白咸鱼一般趴在床上,然后被狄仁杰踹了一脚:“起开,这是我的床!”
深知狄仁杰洁癖的李白妥协的起身:“子休向我告白了!”
“哦。”
“哦什么?!”李白抓狂“我把他当兄弟他却想睡我的这种感觉…”
“我懂”
“哎?”
“我当初和元芳…”李白看着说起男朋友就带笑的狄仁杰感到心灵遭到冲击,连忙打刹车:“停停停!”
他就知道不该来问基佬。
“可是你觉得我这么快答应他会不会显得我很随便…?”
狄仁杰:“……”哦豁?
“你没想过拒绝?”
李白摊摊手:“为什么要拒绝?”
狄仁杰:“……”听起来好像没有错但是…
“你喜欢他?”
“我不知道”李白忽然话锋一转:“但我觉得如果是他的话,我可以试试”
“…”狄仁杰恍然大悟:“你就是来给我喂狗粮的?”

“我说不是你信吗”

6
张良是位心理医生。
一天在他给家里的一只大仓鼠和一只小仓鼠喂完食后,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张良吗?!”
“李白?”张良应声,戴上了单边眼镜,直觉告诉他他这个警察好友估计又有什么麻烦事拜托他了。
“我这边…啊我到了你快开门!”
张良:“……”都到了还打什么电话…
听着门铃叮铃叮铃响起来,张良有些头疼的打开门。
入眼就是李白穿着休闲装,笑着跟他打招呼。
张良左右打量了一下,这才从人身后发现了一个孩子,原绿色头发,只有李白腰间那么高。
“子休,来来来这是张良哥哥”李白伸手揉揉孩子的头发,放缓了语气叫人。
艾玛。张良想戴普通的眼镜再出来。
名叫子休的孩子垂下头不说话,还是只缩在李白身后不出声。
只是害羞那李白就不用来找他了。自闭症?张良用眼神询问李白,李白也不说话,点了点头。
张良领了两人进来,开了电视给子休。和李白到阳台谈。
“一件案子的受害者”李白跟他解释,“当时他是被我救出来的…放孤儿院未免…”
张良用见鬼的眼神望李白,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他沉思了一下,决定做个好人。
最后张良和李白商议好三天带子休来一次后,语重心长的叮嘱:“一定要给他足够的关爱。”
“哦好”李白郑重的答应了。
等到岁月过迁,李白在一次午夜梦醒的时候,才想起来,便抱着庄周轻声道:“张良果然…一肚子坏水。”

“岁月容易生出一些别的东西”

7
老家的山上,有一位神灵。
“听说那座山上有妖怪的啊?”庄周不止一次听过这样的话。
“是神灵,不是妖怪”
“你怎么知道,你见过吗?”
庄周不说话,可是他的确见过。
他甚至还记得对方头上那对白色的耳朵,似乎是狐狸一类的…
长途车停了下来,庄周收拾好东西,跳下了车。
“嗨嗨嗨!这里这里,你是庄周吧?”一个棕发的男生在站牌出朝他挥了挥手。
“嗯,你是?”
“我叫李白,婆婆让我来接你的”
庄周点了点头,拖着行李箱跟着他走。
虽说也是很久没回来了,但是让人来接自己…
“哎”李白忽然出声“你听说过没,咱们这山里有妖怪。”
“是神灵”庄周闻言纠正。
“都一样都一样”男生无所谓的耸耸肩“但是后山那里地势的确危险,少去为妙”
庄周嗯了声,心里却不这么想——他就是为了这个才执意要回来的。
“啊到你家了”李白转过头来,嘴里不知什么时候叼了根草,说话的时候一直颤动。
“再见”庄周主动道了别。
“再见”李白返身也要走,“对了,记得别去后山”
怪人。庄周这么想,但又想到也许对方是真的劝告,便不再放在心上。
“外婆”庄周叫了一声。
“子休,回来了?”门内传来外婆的声音“我还担心你一个人找不到路呢,看来子休还是聪明!”
庄周愣住了:“什么?”
外婆还在絮叨:“我本来还想让人去接你,可是真不巧大家都没空…”
“外婆,你认识李白吗?”
“那是谁?哎,子休你去哪——”
等到庄周反应过来的时候,脚控制不住回到了家门外,理所当然的,那里空无一人。
他定了定心神,回身安抚不解的外婆。
而树上蹲着的李白抖了抖狐狸耳朵,看着庄周脸上的神情叹了口气,看来今晚…
想什么呢,李白挠挠头发,自己不也是这么想的。

“既然来了,就别想一个人回去了。”

8
“李白!束手就擒!”刺眼的灯光划破了那一室黑暗,庄周紧紧的抓着那装着宝石的盒子,在扭开灯的一瞬间抬腿踢向人。
假装被吓到的小偷抽身退后,甚至还有空调笑了一声面前的警官。
“子休,晚上好啊?”
“我似乎和你不熟”庄周皱了皱眉,看着人的半边面具和墨镜。
李白拿下墨镜,露出的桃花眼眨了眨,又望向庄周手里的盒子,故作惋惜的叹了口气:“今日庄警官神武盖世,李白认栽”
“那就跟我回警局——”
“嘘,今晚月色正好,子休就不要提了?”
庄周看着人向他伸出手,果断的拿出手铐。
“子休真是不解风情”小偷先生嘟哝着,把手从手铐里解放出来。“不偷了不偷了”
李白走到窗前,回头看人似乎没有阻止自己的意思,又看着楼下的警车,笑道:“子休不妨看看宝石——?”
庄周下意识看向手中的盒子,再抬头时人已经不见。
“啧!”庄周气结的想摔了,却又在抬手时放下,低头掩住了脸上的红。
盒子里的戒指夹着一张求婚的信条。

“你问我想干什么?袭警啊”

9
“你知道李白吗?”
知道啊当然知道,是个上过学的中国人都知道他。
“你知道真正的李白吗?”
庄周在听到这个鬼说自己是李白的时候,内心是拒绝的。
呆毛??剑仙??那你写这么多诗干什么???
“写给被我干掉的人啊!”青莲剑仙坦坦荡荡。
身为天师世家后人,庄周已然到了自己挑选式神的年纪。
可是没想到这回这么欧。
庄周看着这个到处翻翻找找说要喝酒的鬼,觉得有点难搞。
“这位…太白先生…”庄周斟酌了下称呼,出声唤人。
“有没有酒?”
“唔我想说…”
“有没有酒?”
“你…”
“有没有酒啊?”
“……”
庄周看着正抱着酒一本满足的诗仙,觉得有点头疼。
“你的意思是…让我做你的式神?”
被李白眼神挑中的庄周点了点头,道:“你若是不想,我也可以帮你回去…”
“做你的式神,有酒喝吗?”
“…啊?”庄周想了想,发觉这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可以吧…”
“成交!”
“???!”
“干什么”李白喝了一口“我都只要酒了”
庄周想起自己的师兄赵云,也是召出了个古人,一头嫣红的发带着张扬的笑。而那个古人厉害是厉害,就是似乎让师兄答应了他什么不得了的事…例如师兄的脖子经常被蚊子咬…要是自己等会召来的…
咳咳。庄周拍了拍自己额头,停!停一下!
“好吧”庄周最后点头应允。

“有没有想过我们会变得跟他们一样?”

10
“李太白…你老实告诉我,这个是什么?”庄周用鼠标点了点那个文档,里面一堆一堆的梗。
“额…子休啊”李白一本正经的拿出日历,“记得最近有什么重要日子吗?”
庄周看着日历上大写的结婚[划掉]恋爱纪念日,伸手捏李白的脸。
“停停停!我是真人!”李白揉着被捏的脸,伸手把庄周搂进怀,点开一个帖子。
“纪念日…高产文?”庄周艰难的梗概了下。
“对啊对啊”李白把头放在人肩上“本来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被发现了…”
“文手大大真厉害”庄周被李白的头发弄得脖子痒,抬头蹭蹭人,顺带一句夸奖。
高产的文手大大很高兴:“那画手大大要不要也一起来?”
“有时间再说”庄周推推肩膀上的脑袋,引来人一阵不满,李白合上笔记本丢到一边,手探进人衣服里去。
“子休我好伤心啊——”
“那你就别乱摸??”庄周抓住人的手,转身看李白。
入眼却是人的坏笑,便不再迟疑地咬下去。
“好好好,画就画——”

“想把我们之间不断的美好永远都记下来。”

END
————————————————————————
啊日终于写完了orzzzzzzz怎么理解的看大家了orzzzz(其实就是一堆梗)[被打]
非常的——ooc!所有不对劲的地方都是剧情需要!![被打]终于更文了这下可以安心看文了!!:3!
_(:з」∠)_求评论哎嘿嘿( ´艸`)!

评论(10)

热度(101)

  1. 沉迷搞事正负电荷 转载了此文字